恭喜她!这个被“漂亮男人”蛊惑的女人,终于离婚了......

2021-09-19

点击音频,即可聆听本期主播丨杨枪枪

《乔家的儿女》,在前几天终于迎来了大结局。

观众最欣慰的,是四美终于主动离婚了。

这个被浪漫幻想喂养长大的女孩,在进入婚姻后,不幸成为了“失足少女”。

有人骂她“恋爱脑”“不自重”“活该”。

有人不解她为何在渣男丈夫面前,一次次选择原谅,从光明大道主动投身泥潭。

其实,在现实生活中,有太多女孩和“四美”一样,

抱着巨大期待走进婚姻,最终却抱憾离场。

其实很多人“错入关系”的背后,往往是因为掉进了这三层幻象……

 

第一层:对完美伴侣的幻想 

乔四美对戚成钢,一见钟情。

落日的余晖,打在着一身军装的戚成钢身上。

他面容姣好,有着王子般的高大帅气。

这样的相遇,让四美马上出现幻觉:她一身白裙站在水边,公主似的伸手等着王子来牵引。

在最开始,戚成钢对她并未有好感,可四美却拼了命的追。

因为,在戚成钢身上,有着她从小的梦想:“我铁了心要嫁给漂亮的人。”

这种来自内心的期待,让四美逐渐迷失。

她不顾一切跑去西藏,要与戚成钢结婚。

在婚前,她还知道了戚成钢的“退伍”真相——因为作风问题被部队开除。

但她还是选择要嫁给他。

原著里这样描述四美对戚成钢的感情:

“她是爱着他的,这毋庸置疑,爱到,在听到他犯的错的最初,就已经打算原谅他了。”

很多人无法理解四美的选择。

戚成钢人品那么差,乔家大哥怎么循循善诱,她就非要往泥潭里蹦。

其实与其说乔四美爱的是戚成钢,不如说,她在他身上寄托了自己内在需求的投射。

乔四美从小就迷恋言情小说,喜欢追星,喜欢一切和美有关的东西,最期待的生活就是公主遇上王子,从此幸福的生活。

而戚成钢,正是四美幻想了好多年的“王子”。

这种“梦想照进现实”的兴奋感,强烈地冲击着乔四美的理智,让她毫无还手之力,心甘情愿地的沉浸在“嫁给梦中人”的美梦里。

可她没想到的是,这个带着外壳的“王子”,本质上是个出轨成瘾的渣男。

让她在婚姻里,一步步破掉了对完美伴侣的幻想。

亲密关系,的确是个很玄妙的东西。

作家李安妮在书中曾剖析道:

“如果我们期待从对方那里获得什么而进入关系,我们会失望,当我们对男人有期待,就会像瞎眼一样看不出对方是否适合我们。”

这种带有强烈欲望的感情,其实也是我们内心的负向投射,它如同泡沫一般虚幻,经不起生活的考验。

德芬空间曾接待过一位来访者小雅。

她说自己爱上了一位有妇之夫,她知道这样不对,可还是在这段感情里无法自拔。

离异后,她更加渴望被关爱,而这个男人每天都会给她问早晚安,这是她从小到大都没体会到的感觉。

而这位有妇之夫对她所谓的“关心”,正好满足了她内在对爱的渴求。

可当她提出金钱的需求时,却吓跑了对方,别说是问安了,连消息都不再回复了。

很多时候,我们以为遇见天崩地裂的爱情,心灵交汇的良人,可揭开那层迷雾,我们会发现,我们所追求的都是“小我”的需求投射,我们爱上的,是内心期待了很久的那个“完美伴侣”。

遗憾的是,幻想做不得数,王子是假的,完美伴侣也终因现实幻灭。

没有人可以完全的满足我们的“欲望”,因内在欲望而繁衍出是感情,不过是一场“自我投射”的假象。

 

第二层:对“完美自我”的幻想

我们为什么总会爱上一个照见我们内在“阴影人格”的人呢?

也许是因为我们一再逃避内心的阴影,所以才拼命抓取一个人,来假装自我的完整。

正如乔四美渴望“漂亮”,所以她把戚成钢这个人,物化成了自己的某种标签,以此来武装自己。

即便这个男人接二连三的出轨,她也不愿意放过他。因为她内在对于完美自我的执着还没有破开。

乔四美怀孕时,他在出租车上和女乘客鬼混,气得四美早产。

他跪在医院痛哭,对四美说:“是她缠着我的,我一定改。”

四美信了,再次不计前嫌的原谅了他……

可惜,“我会改”的誓言还在耳边,戚成钢又勾搭上了店员小孟。

小孟假称怀孕,冲到四美面前求成全,戚成钢成了缩头乌龟,不出面,亦不敢承担责任。

到后来,小孟父亲以“女儿不好再嫁”为由,讹钱10万元,不然就告戚成钢强奸。

戚成钢怕被打,自己躲了出去,留下弱妻幼女面对那群“凶神恶煞”的人。 

四美崩溃了,她在姐姐面前哭得撕心裂肺:

“我对他掏心掏肺,他要我的命我都给他,他凭什么这么对我?”

姐姐一句话道破真相:“他不爱你,所以舍得你难过。”

可即便如此,四美还是不愿意离婚,她问哥哥姐姐借了钱,替丈夫摆平了这件事。 

她还向哥哥保证:“浪子回头金不换,这次他一定会改”。

她还是放不下这段感情,即便她慢慢知道丈夫早就不是自己期待的“王子”。

但她还是寄希望于自己,坚信自己会是那个与众不同拯救浪子的女人。

在婚姻里承担“圣母”的角色,这是一部分女人的想法。

但扮演圣母的人,和真正的圣母有着本质的区别。扮演另一个角色的人,往往是在逃避内在的真我。

譬如很多被家暴的女人,被伤害至深却无法离开对方,以为可以通过牺牲自己的方式当一个“拯救者”。

其实,生活里有很多人都像乔四美一般,通过“自我牺牲”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渺小、不被看见的自我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脆弱,和人格面具,但我们不能永远活在虚假的面具里。

在婚姻里摸爬滚打过的女人,都会逐渐清醒:

臣服是我们每个人的功课,我们必须勇敢地承认:

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能力去改变另一个人,更没有办法借此拯救一段错误的关系。

完美自我,其实正如“完美伴侣”和“完美婚姻”一样虚无。

第三层:对完美婚姻的幻想

真正帮四美打破这一层幻想的,是一场非典出轨。

非典期间,在外地的女孩小孟,向戚成钢发出邀约。

戚成钢以“姑妈生病”为由,骗四美要出门。

一无所知的四美,揪心丈夫感染非典,亲自送上车,拿出准备好的口罩手套,细细嘱咐丈夫一定要万分小心。

谁知道,戚成钢策划的竟是一场偷情。

回来后,他染上非典,直接被送进医院。

四美吓得魂飞魄散,却还想着和丈夫同生共死,她把女儿托付给大哥,签下生死状,求医生让自己贴身照顾丈夫,最后还是被警察扭送回家。

四美和戚成钢,一边是情深意重,一边是次次背叛。

最后,还是四美在戚成钢的手机里,发现了他感染非典的真相。

她给小孟打电话,借着醉意痛诉:

“我知道你爱他,但是你应该更爱你自己吧?不用跟我道歉,事情本来就是应该这样,也对嘛,有谁会爱另外一个人胜过爱自己?爱到愿意为他去死一回?你太蠢了。”

这话何尝不是她对自己说的呢。

多年深情错付,真爱终究成了笑话。

难得的是,这一次,四美终于清醒了。

分手前,四美理智的评价了这段感情:

“以前,我总是把自己喜欢,自己觉得好的东西给你,不管你喜不喜欢,想不想要,全都塞给你,到最后弄得自己也累,按照我大哥的说法,这就叫自轻自贱,以后不想这样了。”

在亲密关系里,最长久舒适的关系,或许靠的是共性和吸引。

一味地付出,道德式的自我感动,打动的也只是自己,永远不会是对方。

在看清真相后,四美离婚了。面对戚成钢的复婚请求,她选择了拒绝。

很多人在问,为什么四美不同意复婚,还要独自去西藏?

其实,她不是去悼念爱情。

她只是去和当年那个无知无畏,幼稚沉沦的自己告别。

经此一战,她终于成熟。也终于和自己内在的那个“渺小的自己”和解了。

她逐渐看清了自己的模式,卸下了自己的“圣母”面具。

原来,好看的丈夫并不是自己心里完美的伴侣;

原来,自己假装成圣母般的救赎者,是在掩饰自己的逃避;

更看清婚姻从来不是公主遇到王子,从此有人呵护一生顺遂。

亲密关系里,从来没有完美可言,关系会流动,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人生缺陷里修行。

当我们逐渐成熟,便会逐渐破掉关系里的“三层幻象”,遇见未知的自己。

当我们的生命,我们的关系,与自己都回到一种本真纯粹的状态里,我们的关系才会越来越好。

亲爱的,唯有你先给自己“诚实的爱”,生命才会回馈你成熟之爱。

策划 | 鱼甜

编辑 | 艾米

主播 | 杨枪枪,电台主持人

点击下方卡片,关注【张德芬空间】▼

粉丝福利来啦!!!

邀请你加入芳疗学习群,

女性必备的精油保养知识

手把手教你用精油解决

痘痘、 妇科炎症、水肿、皮肤过敏、风湿等日常问题

快来扫码入群

开始宠爱自己吧!

秋霞高清视频在线直播